图片
图片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全站搜索
新闻 网页 音乐 贴吧 图片
公共服务
捂捂扎扎不知什么时候养了那么多牲口 未知 admin
 
  方言土语
  
  我家界壁是孤芳自赏家,两口子是从关里家上来的。一点不息力,可哪拣撂荒地种。一匹骒
 
马,一头大牤子,还有一个跑卵子。养了一群小鸡,前个叫老鹞子叼走好几个。各个有个蛤蟆塘,顾了一个跑腿子二虎吧叽的整天灌酒,
 
喝的扬了二正的,衣服多咱也不洗,埋了吧汰的,猴年马月也不洗一回澡,东家拿给他的米不知道节省,可劲造。要有人和他闲唠可能拔
 
犟眼了,就那么个熊色还给人家介绍对象,那小子一点不托底,经常打冒支骗人,后引沾包了,有人问他坐蜡没,他瘪茄子了。
  
  屯子大头前有个水泡子,旱沿儿上有户人家,主人叫绿荷叶,是个教书匠。再早屯子里有个教书的,很不起眼,罗锅拔象的,没有能
 
耐还老显摆。一天习里马哈的,教出的学生个顶个隔路。让他体登不少人,后来人家不用他了,这回杵胡子了,没咒念上山抠棒槌去了。
 
绿荷叶和他可不一样,老压茬了,不好松念书她真肖你。屯里有个大姑娘,雪山阿佳长的可好看了,三十多了还没找婆家。追她的小伙儿
 
老鼻子了,就是人赖塞点,那么大个姑娘不知道收拾屋,外屋地拼儿片儿的,棚上哪都是灰嘟噜,墙上魂儿画儿地,锅碗瓢盆嘎巴湿赖的
 
,我一点不扒瞎。后引铁岭有个小老爷们让他相中了,名字叫云淡风轻,有点艮不溜丢的,一先吱吱扭扭的,挺能白话,也不闲轲嘇,没
 
过几天有孩子了,没钱结婚这下麻爪子了。
  
  昨下晚黑我正在家看电视,朋友屋里的上气不接下气撂来喊我,大哥,坏菜了,我家那个老王八犊子零丁就鼻咕了,你说尿性不。我
 
心里画魂,这小子鬼头蛤蟆眼的,不见起,到她家一看,整个浪呆呵呵的躺在炕上直勾了,捅咕捅咕发现他的嘴还固用,我赶紧盛了一瓢
 
泔水角子给他灌进去,不一会缓醒过来了。
  
  
 
  我是一颗婆婆丁的降落伞,
  
  春风将我吹拂漫天。
  
  飘落在乡间的小路边,
  
  房前屋后的沟沟坎坎。
  
  将根扎在黑土里面,
  
  等待春雨把身体舒展。
  
  柔弱的我逐渐看到了光线,
  
  急促呼吸着空气的新鲜。
  
  绿叶对衬着白云蓝天,
  
  管状的黄花可比作向日葵的花盘,
  
  在百草中遥遥领先。
  
  我不满足眼前,
  
  翘首向四周窥探。
  
  突然发现向北的山巅,
  
  有一株百合微微露出躯干。
  
  我并未觉得她有多么鲜眼,
  
  但事实证明她永远高傲不绚。
  
  比起她我自觉低廉,
  
  直到有一天她向我露出笑脸。
  
  并没有像我想像那样视我为卑贱,
  
  此时的我稍觉心安。
  
  面对她的笑脸不知不觉有些腼腆,
  
  她把我当成遥望的伙伴,
  
  我视她为久远的挂牵。
  
  忘记了自己出身的卑贱,
  
  朝朝暮暮与她攀谈。
  
  向她倾述着苦涩的白涟,
  
  对世间的不满。
  
  她似有所思的为我哀叹,
  
  我将她看成知音再现。
  
  相互之间有了缠绵,
  
  虽然没有轰轰烈烈的爱恋,
  
  但互把美感藏在心田。
  
  谁人尝试过这样的萦缠,
  
  花前月下的浪漫。
  
  魂牵梦绕的往返,
  
  甘醇的啤酒无法下咽,
  
  心里有的只是甜。
  
  将自己的苦涩抛向了天边,
  
  我深深地体会到了百合的灿烂。
  
  合上了朦胧的醉眼,
  
  享受着热浪的拂面。
  
  遐想着明天,
  
  幸福美满。
  
  可是好景不长,
  
  百合的另一只脚好像踏上了他人的渡船。
  
  让我陷入了尴尬的局面,
  
  品到了什么是楚楚心酸,
  
  尝到了万箭穿心的痛感。
  
  几天不思茶饭,
  
  苦思反想。
  
  也许是我错怪了她,
  
  但为时已晚。
  
  百合含泪将我抛向苏子河的岸边,
  
  一去不复返。
  
  我深深地陷入了思恋,
  
  愁绪万千,
  
  涌上心间。
  
  微风轻抚,
  
  泪流满面,
  
  遮住了我的视线。
  
  此时的我,
  
  忘掉了体面。
  
  疾首高呼,
  
  百合啊百合,
  
  你在哪里,
  
  我的心肝。
  
  你狠心的让我热泪涟涟,
  
  犹如瀑布喷泉,
  
  湿透了衣衫,
  
  失去了唯一的爱恋。
  
  我嘶哑的喊声无人可怜,
  
  只有高山的回声与我相伴。
  
  我深知徒劳带来的只有悲观,
  
  但我还是痴迷于暗恋。
  
  我深知冬季的严寒,
  
  凋零与枯萎在所难免,
  
  但我无论如何也忘不掉这段情感。
  
  眼泪虽然并不值钱,
  
  让我为他人流泪难上加难,
  
  只有百合撼动了我的囊腺。
  
  我的身躯已经瘫软,
  
  狠心的百合,
  
  让我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
  
  难以闭上双眼。
  
  此时我想起了张雨生的大海,
  
  如果大海能够带走我的哀愁,
  
  就像带走每条河流,
  
  所有受过的伤,
  
  所有流过的泪,
  
  请全部带走。
  
  我用力支起双腿,
  
  步履蹒跚,
  
  恰似清风牵衣袖,
  
  一步一回头,
  
  漫无目的的向苏子河对岸走去,
  
  告慰我的朋友,
  
  这就是网恋,
  
  他将是无底深渊。
联系我们
香港持码投注在线投注
杭州浙江传媒学院公体部
电 话:021-84654777
传 真:021-84654136
邮 箱:http://www.shenhu.org.cn
 
 
图片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09-2017 香港持码投注在线投注 联系电话:021-8468477 Fax:021-846747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