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图片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全站搜索
新闻 网页 音乐 贴吧 图片
合作交流
农村的冬夜可以说是有月亮就沾月亮的光 未知 admin
 
  借着月光依稀能看见整个村庄黑压压高高低低凸出的房顶,周围是黑哇哇的一片又一片树
 
林,偶尔有人在街上走过,忽长忽短的身影随着“踢踏踢踏”的脚步向前移动,引起几声狗叫,给过路人壮了几分胆。要是晚上没有月亮
 
,整个村庄可以说伸手不见五指,大人们窝在家里早早睡了,只有贪玩的年轻人三个一群五个一伙,凭着熟家熟路东家串西家逛,夜深了
 
才回家。
  
  杏子虽是女孩儿,胆子很大。小时候,领上一伙大大小小的女孩儿爬墙头、上树、捉毛毛虫、甚至上山找鸟窝套鸟,到了晚上捉迷藏
 
,藏的地方都是别人不敢去的角落。
  
  那天晚上,细细的月牙藏在夜空中,像荣荣修饰过的细眉,星星像赶集似地聚集在村庄的上空,给村庄披上了一层神秘的雾纱。街上
 
还有村民,偶尔传来他们的说话声,几个贪玩的年轻人脚步匆匆,大概还没吃晚饭。
  
  杏子踏着浅浅月色,想着心事,沿着大街左拐右拐地向荣荣家走去。
  
  荣荣父母串门去了,家里成了年轻人的世界。杏子刚踏进门儿,周俊迎了上去说:“杏子来了,呵呵。上炕哇,冷的。”
  
  杏子看着周俊满是热情的脸,痴了一下说,“哦,······不上,站一会儿······俺一会儿就回家,太晚·····不行
 
  
  “没事儿,杏子姐,晚了让周俊送你,怕啥哩,上炕耍一会儿扑克牌。俺和对象,你和周俊,咱们打对家!其他人看着。”荣荣说着
 
把杏子推上了炕。
  
  “俺不会耍,看看就行了。”杏子后撤着身子,使劲摆着手说。
  
  “有俺在,不怕,反正不赢钱,逗会儿乐呗。来来,耍一会儿。”周俊看着杏子,好像有种不罢休的意思。杏子只好拿起了一张张牌
 
  
  玩牌的时候,杏子出牌出奇的顺利,几乎把把赢。偶尔,周俊还要教她怎么出牌,荣荣和她对象也是互相商量着,不过他们一直是输
 
家。杏子知道荣荣的心意,心里多了一份感动,更想结束这设计好的牌局。
  
  一个小时在嬉笑中度过,杏子看了看墙上的表,放下手中的牌说:“俺该回家了。”
  
  “杏子姐,让周俊送你哇!”
  
  “嗯,俺送,俺送!”周俊着急下了地,慌乱之中处找不见自己的鞋,穿着荣荣对象的鞋跟着杏子出了院。
  
  杏子在前面走,他在后面跟着,一前一后走了好长一段路,周俊紧走几步追上杏子说:“杏子,能和俺处对象吗?俺不会让你在农村
 
待着。想找活干,俺就托人给你找。你看行吗?”
  
  “俺······俺是想找工作,挣钱复读。”
  
  杏子说话的声音很轻,夜风经过,周俊没有听见。他把身上的大衣披在杏子身上又说:“你如果同意,俺就去唐山接来俺妈,和你父
 
母商量订婚。”
  
  杏子一下抬起头看着周俊,惊讶他的胆大,惊讶他的直率和坦诚,难道现在的年轻人都这样表白的吗?杏子想起了下午荣荣的表现,
 
知道自己真赶不上时代的潮流了。念高中时,也有男生向她示好,可她选择的是避而不谈。她不想把自己的感情随随便便抛出去,更不想
 
让那颗柔弱的心受到任何伤害,所以一直把自己的情感包裹在一个很深的连自己都看不见的角落。今天面对周俊的热情、周俊的表白,杏
 
子不知如何回答。
  
  “杏子,你说话呀,和后晌好像俩个人似得。没事儿,你说说自己的意思嘛。答应,是俺的福分;拒绝,俺也能想到!”
  
  杏子看不清周俊的脸,但他的句句话语像一粒粒沙子撞击着她的耳朵。
  
  “俺····俺不知道,俺还想·····念书,唐山····那么远,还是······”杏子说话吞吞吐吐的,她害怕自己的话
 
说多了或者说明白了,打击他的热情,伤了他的自尊,毕竟她们是校友,还有千丝万缕的关系—荣荣、荣荣大哥、菊花。
  
  周俊好像并没有在意杏子的说话吞吞吐吐,又陪着杏子又走了一段路,说:“杏子,你回家再考虑考虑,像现在的政策这么好,打工
 
也能出人头地,念书不是唯一的出路。”
  
  杏子没有再说话,点点头,算是赞同。
  
  到了大路上,杏子没有再让周俊送,她怕碰见村里人,她不想再让好事者嚼舌根,说出不三不四的闲话。
  
  杏子向家里的方向走着的时候,感觉背后有一双眼睛还在目送着她。
联系我们
香港持码投注在线投注
杭州浙江传媒学院公体部
电 话:021-84654777
传 真:021-84654136
邮 箱:http://www.shenhu.org.cn
 
 
图片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09-2017 香港持码投注在线投注 联系电话:021-8468477 Fax:021-846747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