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图片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全站搜索
新闻 网页 音乐 贴吧 图片
教育教学
哆哆嗦嗦给本村亲戚打了电话 未知 admin
 
  
  十点多的阳光虽然很充足,可毕竟是十月下旬,一股一股冷风扑在脸上有点生疼,我扣上了衣服上的帽子,老四也裹紧了衣服,和我
 
并排走着,他跟在我俩后面,头微微低着,一件夹棉的黑蓝色夹克,敞开着怀,前衣襟被风吹起来,一张一合的,像老家刚出窝的母鸡护
哆哆嗦嗦给本村亲戚打了电话
小鸡时尽力展开着的翅膀。
  
  老四又告诉我,他大哥以前胸口发闷或者疼痛吃点药就捱过去了,正应了那句老话—庄户人的命不值钱,有病拿命扛。谁知前几天半
 
夜突然发病昏睡过去,大概是母子连心吧,他半身不遂的母亲突然醒来,叫他好多声儿,没有反应,急忙打开灯,发现他身子蜷缩着,满
 
头大汗,脸色在灯光下说不上的难看。他母亲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使劲摇晃着他身体,竟然,他醒来了,看着嚎啕大哭的母亲盯着他,不
 
知自己怎么了,很是迷茫。等天亮,他母亲挪着不便的身体,又给村里医生打了电话。
  
  等老四接到亲戚电话,从呼市连夜赶回来,幸好自己有车,回村没有歇息,拉上他直奔张家口附属医院。
  
  他们早晨启程早,没有吃早点,我们三人找了一家小饭馆,要了几个菜和几张家常饼,一边吃一边唠着家长里短。
  
  老四是我自小玩大的伙伴儿,初中没毕业就开始出外打工,几年风风雨雨的到处流浪和打拼,终于在呼市的一个小镇安家落户,并且
 
时来运转,顺着当前大好形势,赚了几笔钱。在当地,虽然不属于有钱人,也够小资水平了。几年没有见,老四比以前更魁梧了,说话声
 
调自然提高几个分贝,话里话外透露出财大气粗。当说到他的媳妇儿和一双儿女时,无不透露出幸福和安逸;又说起老家半身不遂的母亲
 
、多病的大哥和没有父母的侄儿时,又开始了长吁短叹,似乎有些无奈和无能为力。
  
  老四所指的侄儿是他三哥家的孩子,现在已经是孤儿。当年,他三哥花了好多钱,好不容易把媳妇儿娶回家,也生了儿子,日子过得
 
不好不赖,也算了了他父母一桩心事。可在孩子两周岁时,因为家里琐事,他三哥和媳妇儿拌嘴,又喝了点酒,稀里糊涂在牛棚上了吊。
 
可恨的媳妇知道自己丈夫一夜不归,以为她男人回了婆婆家,没有引起任何疑心,等第二天早上去喂牛才发现,可人早死了。还有更可气
 
的是,他三哥出殡以后,媳妇儿把家里所有能搬走的家具悄悄倒腾回娘家,因为房子问题,和婆家又起了争执,最后,他大哥一赌气,把
 
孩子和房子一并留下。村里好事人曾打劝让他三哥媳妇圆房给他大哥,这样孩子不受委屈,可他大哥嫌他三弟媳妇儿太糊,说宁可一辈子
 
不娶媳妇儿也不要她。于是,他三哥媳妇儿没用多长时间另嫁他人,孩子真得留给了奶奶。
联系我们
香港持码投注在线投注
杭州浙江传媒学院公体部
电 话:021-84654777
传 真:021-84654136
邮 箱:http://www.shenhu.org.cn
 
 
图片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09-2017 香港持码投注在线投注 联系电话:021-8468477 Fax:021-846747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