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图片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全站搜索
新闻 网页 音乐 贴吧 图片
校友会
挂在空中的太阳好像不动似得 未知 admin
挂在空中的太阳好像不动似得
  半个多月没有下雨,烤得路面尘土四扬。有时飘来几片乌云,忽而刮过一阵风,又是晴空万里。地里
 
的庄稼有的不到十公分,有的刚探出地面,有的麦田还没有出齐苗,干裂的地皮在空气中裸露着,像父亲的嘴唇。人们望着天空,焦急和
 
失望又聚集在脸上,谈论的不是庄稼就是雨。
  
  杏子母亲每天看天气预报,看完之后都是同一句话,“唉,又没有雨!今年的年成又是问号。”杏子看着愁云满面的父母,想着家里
 
还有好多外债,感觉自己有点自私,看书也是心不在焉,心里总是在祈祷“老天爷,下雨吧,下雨吧。”
  
  这时荣荣来信了。信上说她所在的工厂子正在招工。杏子犹豫了好久,拿出让母亲看,母亲看完递给父亲说:“荣荣说那个厂子招工
 
,你说让杏子考技校还是去那个厂子上班?”
  
  “要是能进厂子上班,俺就不考技校了。”杏子说
  
  杏子父亲大致游览了一遍说:“这封信来的真不是时候,要不早些,要不晚些时候!还是让闺女好好复习考技校哇!”
  
  杏子母亲有点生气,提高声音说:“考考考,就知道考,杏子万一考不住技校怎么办?”
  
  杏子父亲没理会妻子,掉过头跟杏子说:“明天,你去张家口看看那个厂子,好了就待下,不好就回来,继续复习功课。”
  
  “你的战友张树茂不是在市公安局吗?你和杏子一起去哇,顺便找找他,也许他能帮上忙。”杏子母亲一下想起了她丈夫的战友,好
 
像溺水的人抓住一根救命草。
  
  杏子父亲点着一根烟,猛吸了好几口,“咳咳”的咳嗽声猛地响彻整个屋子,没等咳嗽声平稳,嘶哑的声音从他嗓子里挤出:“唉!
 
不知道人家管不管。虽然小时候都是一块儿耍大,长大又一块儿当了兵,可现在人家在城市,我在农村,几乎不和人家来往,现在突然上
 
门找人家,是不是有点不合适?”
  
  杏子母亲见父亲还是犹豫不决,彻底生气了,大声吼道:“为了孩子,你拉一次脸咋了?别人用你咋都行,你用别人就退后。张家口
 
也没有个认识人,你去碰碰运气。况且也不是让他给孩子找什么好工作,也就是找一个管吃住的临时活儿!”
  
  “嗯,我去找他。但是咱们不能空去,送钱咱没有,要不先拿点莜面哇。要是给咱闺女办成了,再给他拿十来斤麻油。”杏子父亲说
 
着,掐灭快要烧到手指头的烟,放在上衣兜子里说:“杏子,你准备准备哇,大大先出去一趟。”
  
  杏子母亲听到自己的丈夫答应去张家口找他的战友,口气缓和下来:“听村里人们说张树茂挺认亲的。帮了咱村人不少忙呢!白文家
 
的二闺女就是他给找的活,现在在市里找上了对象。咱们也是没办法才去求他!”
  
  ······
  
  杏子父亲出去了,她的母亲去了堂屋装莜面,屋里一下安静下来,只有墙上的钟表滴答滴答的响声。
  
  杏子端着书本,没有一点看书的情绪,想着父亲当了一辈子农村医生,从不争个人得失,别人是有求必应,即使母亲唠叨他也是呵呵
 
一笑。这次为了自己的闺女低三下四求人家,她的心有种揪心的痛。
  
  杏子呆呆地看着窗外,天空还是那么晴朗,没有一点下雨的意思。
联系我们
香港持码投注在线投注
杭州浙江传媒学院公体部
电 话:021-84654777
传 真:021-84654136
邮 箱:http://www.shenhu.org.cn
 
 
图片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09-2017 香港持码投注在线投注 联系电话:021-8468477 Fax:021-84674758